不要让遗憾找上你 <<



退圈惹,这个号以后用来写原耽orz,同人向更新随机掉落 <<
【20180828:手头有一篇周叶的练笔,修完了放上来w。下一篇系王叶】 <<
希望能写出好的故事

【黄叶】教你如何快速治疗话痨

架空的荣耀大陆and部分佣兵设定系列!

这一篇是光之精灵天x普通人类叶

是练笔之作,ooc无限大。

系列本质是all叶,本文单cp黄叶,带tag避雷!!!

如果还要继续看,那么祝食用愉快w

 


 阴阳蝶

<<


凡间有一种蝴蝶叫阴阳蝶。


<<

叶修去世的那一天黄少天安静了许多,快速地为叶修安排好后事,再通知了兴欣一众人等,然后抽出了空闲的时间回了一趟精灵之森。


精灵之森是每个精灵族人幼年时聚居的森林。黄少天身为精灵族中数量最稀少、濒危的光之精灵,自然也在这里拥有一个小窝。


但那个地方也许已经不能称之为住处了。


黄少天和叶修自家的居所还没来得及购置——身为佣兵,他们颠沛流离的时间似乎永远都比安逸的时间长;同时黄少天把这个窝当藏宝阁使,每一次都把任务报酬直接扔进去,导致它们堆积成山,上面还落了厚厚的一层灰。


以上这些理由,足以让身为光之精灵、并且厌恶灰尘的黄少天对其敬而远之。如果不是事关重大,黄少天绝对不会主动选择去与灰尘奋战。

 


“队长,黄少要去哪里啊?”佣兵队里刚被捡回来不久的小雪狼卢瀚文扯扯自家队长的袖子,有点好奇地望着黄少天瞬间消失在他视野尽头的背影。


“如果没猜错的话……”海人鱼,同时也是蓝雨佣兵队队长喻文州沉思了片刻,然后得出结论,“应该是回精灵之森拿东西吧。”


“精灵族拥有最单薄的血脉和最悠久完整的历史,精灵之森是他们幼年期群居的地方。”喻文州给卢瀚文解释了一下,然后不动声色地撺掇他,“想去看看吗?”


小雪狼瞬间就被勾起了好奇心,简直点头如捣蒜。


<<


“黄少,你拿的是什么啊?”卢瀚文他们不能进入精灵之森,只能在外面站着等。他们到了之后没过一会,黄少天就出来了。


黄少天整个人都灰扑扑的,手里还捧宝贝似的捧着个大约有半个鸡蛋大小的黑色小匣子。卢瀚文眼尖,老远就看清楚了,好奇的抓心挠肝。


黄少天一边走身上一边闪着淡淡的光,等到他走到卢瀚文和喻文州面前时,在他的脸以及其他地方安营扎寨的灰尘够已经被清理干净。


黄少天捧着匣子一脸得意,对着出了声的卢瀚文喋喋不休:“瀚文啊,你千万不要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匣子。我告诉你啊,这个东西说出来吓死你!这是有一次我出任务的时候进入一个废弃的古龙洞穴,从里面发现的最神奇最有价值的东西!作为一个有眼光的光之精灵,我就把它带回来了……”


卢瀚文听得晕头转向两眼绕圈,急忙打断他,直切重点:“所以呢黄少,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黄少天被打断了也没有生气,他从善如流地停止刚才的话题,转而解答小朋友的疑惑:“这是阴阳蝶的花种!”


“阴阳蝶?”卢瀚文问清楚之后反而更理不清楚了,他不解地问道:“阴阳蝶不是蝴蝶吗?”


这个大陆上的每一个生物都听说关于阴阳蝶的传说。


传说这种蝴蝶的蝶翼大小不一,大的白色小的黑色,是沟通阴阳两界的灵蝶。倘若你遇到了阴阳蝶,便可以对它倾诉对某位亡故之人的思念。它会把这些话带回阴间,在生者所挂念之人的掌心降落,将话语原封不动地传达,然后完成一生的使命。


相传阴阳蝶在朝露滑落时到来,晚霞散尽时飞走。是一种寿命极短,也极具传奇色彩的生物。


 

“哼哼,”黄少天听完卢瀚文的话,一脸“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高人表情,说:“传说的内容并不完整。”


“神创造天使,魔鬼和人,以此对应有了天堂,地狱和人间。几万年前天使和魔鬼两族交战,两败俱伤,陨落入人间成为现在的传奇生物。我们精灵一族是天堂智天使一系,所以有幸保存了关于这个世界比较完整的史书。”


“阴阳蝶确实存在,‘生魂不入’的落日海下有人每天放出阴阳蝶。可是这种蝴蝶只在一种花上栖息。”黄少天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想卖个关子。


卢瀚文睁大眼睛:“就是阴阳蝶花吧!”


黄少天卖关子失败,补充道:“……对,它的名字和蝴蝶是一样的,为了方便区分叫它阴阳蝶花也行。”


“这种花难养的很,普天之下应该只有精灵族人能照顾好了。”黄少天得意洋洋。


卢瀚文思索了一会,抬头问他:“所以黄少,你还有话没有对叶修前辈说?”


一直在旁边站着没说话的喻文州眯起了眼睛,出声问:“所以你要去争取那一点微小的可能性吗?”


喻文州这句话问出来以后,黄少天就安静了。


对于他来说安静并不是常态,所以当他安静的时候,无论是谁都能感受到凝重到极点的气氛,和来自于大陆顶尖强者的压力。卢瀚文在旁边的时候甚至有一种自己就要窒息的错觉,他抬头看着自家两位长辈的无声对峙,有些紧张。


“队长,”黄少天平静地看着喻文州,“我没办法说服我自己不去争取这个机会。”


他说完就移开了视线,望向天边残阳映出的一大片火烧红云。


 

今天早上太阳升起时,叶修正式结束了他作为普通人类的一生。在叶修离开前的一个月苏沐橙把他送来了蓝雨,说是叶修自己的意愿。于是黄少天请了一个月的长假,寸步不离地照顾了因诅咒迅速衰老虚弱的叶修。


他还记得有一天晚上叶修因为病疼得睡不着觉,他就捧着精灵族的史书给他絮絮叨叨地讲故事,讲着讲着就讲到了阴阳蝶。


黄少天当时心神荡漾浮想联翩:“我以前有一次出任务拿到过花种,不如用它来研究研究如何种出一片花海,然后每天派好多只蝴蝶和你说话!”


叶修先扯出个笑容,然后作头痛欲裂状:“什么?我本来以为忍你一个月就好,结果你想让我翘辫子了都不得安生???少天乖哈,有什么话直接说,进入落日海以后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吗?那时候要再有蝴蝶来找我就太影响投胎了——万一投成朵花可就惨啦。”


黄少天被他灌了一耳朵叶修独家的歪理,觉得似乎没有什么毛病,勉为其难道:“那……好吧!”


叶修已经瞌上了眼,呼吸渐趋平稳。黄少天以为他睡着了,便把书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替叶修掖了掖被角,准备悄悄出去。


叶修的头偏了偏,突然出了声:“少天。”


黄少天怕他有事,赶忙坐了回去。


“少天,我说认真的,”叶修仍然闭着眼睛,吐露出的一字一句平稳而条理清晰,“阴阳蝶这东西毕竟是从‘生魂不入’的落日海里出来的,难免招惹上一点阴气。你是光之精灵,伺候花和蝴蝶少不了接触,即使只有一次只说一句话,也影响你的身体。”


“病着太难受了,”叶修对他说,“怎么摆弄自己都不舒服。”


黄少天喉咙发涩,眼前一时几乎看不见东西。过了半晌,他咬牙切齿道:“我怎么敢劳烦您老人家提醒我!我当然知道!你自己倒是哪来的闲心说我!我答应你就是了!”


“老人家心疼你。”叶修笑眯眯的,显然是心情好。他摸索了一阵子才摸到黄少天的手,虚虚拢住黄少天的手指,按按他掌心,声音温柔而又得意:“我家少天最好了。”


 

黄少天沉默地望着天边红日隐入地平线,天边最后一道霞光逐渐暗淡直至消失,夜晚迅速吞噬了每一道落单无助白光,稀稀拉拉的星星陆续在看不见的远方亮起,随即浓墨般的黑夜席卷过大地。


夜幕正式降临。


他抬起右手,几个小光团欢快地绕着小匣子转圈,顺带照亮了黄少天的脸,映得他眼中似有火光跳动。


他无意让卢瀚文害怕,于是他开口低声对喻文州说话,声音微不可察,不如说是一次呢喃似的自言自语:


“你知道的,我没办法在这件事上对任何一个机会说放弃,即便是答应过他的。”


“谁让他年纪轻轻的就把自己折腾的一身是病最后还死了,谁让他没办法从坟里爬出来指着骂我说我反悔。现在我反悔,他管不着。”


“兵不厌诈。”


<<


黄少天开始悉心照料阴阳蝶花。


如果没有任务要出他就亲自上阵,抱着他特地翻出来的小花盆,整天揣怀里跟踹闺女似的,宝贝的不得了。如果必须要去出任务他就把花交给留守队员,先絮絮叨叨地交代一个小时的注意事项,再留下一个足有三个卢瀚文长的补充纸条,最后一步三回头,难舍难分。


蓝雨队伍内部的积极性被完全地调动了起来,每次出任务报名那叫一个踊跃以及争先恐后。


在黄少天一年的呕心沥血和蓝雨全体队员磕磕绊绊的关爱下,阴阳蝶花终于在五十条路中寻得一线生机,抽了芽,颇为艰难地步入正轨。


抽芽之后黄少天就把它移栽到了蓝雨驻地里的一座小湖旁边,每天从早守到晚。据卢瀚文亲自观察报告,他要么是在看着小绿芽发呆,要么是在和它说话,絮絮叨叨,内容极其不知所谓,以至于时常重复和自相矛盾。


兴许阴阳蝶的生长规律就是如此,兴许语言是它生长的养料,兴许是因为不胜其烦……总之这朵阴阳蝶极不矜持,半个月后便初长成,再过半个月就迫不及待地打了花苞。


黄少天宛如大敌当前闺女早恋,进入一级战备状态,严阵以待,直接搞了一个帐篷守在花旁一米处。



春风和煦,是花开的好时候。


蓝雨的地理位置极其适合养花,又有一个在养花一道上天赋秉异的黄少天。所以每到花开时节都是姹紫嫣红,处处花团锦簇,清香袭人。


因此蓝雨驻地开放周的时候从来没有缺过人,让北边微草一干龙十分眼红。


虽然照顾阴阳蝶非常麻烦,但是这恰好助长了蓝雨众人对无论是哪个阴阳蝶的高度期待。于是好奇的人越来越多,直接导致黄少天被挤出一米范围。


某日凌晨,星光闪烁之时,卢瀚文打着的哈欠戛然而止,他安静了一秒,然后平地一声喊:“黄少黄少!!花开啦!!!”


是的,老父亲错过了自家闺女的表白现场,让无意路过的卢瀚文同学成为了第一目击证人。


黄少天当即清醒过来,冲到了花旁边,心中十分不平衡,浑身上下散发着懊悔失落的气息。


但当看见阴阳蝶的那一瞬间,黄少天的所有负面情绪一扫而空。


白色的花瓣大而洁白,黑色的花瓣小而精致,四片花瓣极其不对称,却诡异地透露出一股妖异的气质。两片白色的花瓣合起来足有成年男子手掌大小,两片黑色的却只有大拇指大小。远远看去,像极了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


喻文州也来了,他盯着花看了一会,脸上露出一个“感兴趣”的表情:“这花的黑色花瓣是纯黑色的,颜色很正。”


喻文州色感很好,对于颜色的判断上无人可出其右。他开口说了这花的花瓣是纯黑色,那就肯定是不带一点水分的纯黑。


“好好珍惜吧,有黑色的花瓣,这花恐怕活不过一天。”喻文州说完打了个哈欠,打算回去接着睡觉。现在星星满天,夜风微凉,正是睡觉的好时候,他起来纯粹是关心一下从蓝雨宿舍失踪的其他队员。现在尽到了队长的职责,他没理由不去睡觉。


其他队员们则是非常好奇阴阳蝶翅膀大小不一到底要怎么飞,反正今天放假,所以都留了下来,说要等阴阳蝶来了再走。


传说里不是写着“朝露滑落时到来,晚霞散尽时离去”吗?那么他们看见蝴蝶之后正好就可以吃早饭,然后开始一天的美好生活。

蓝雨众人算盘打得极好。


结果一等就等到了日上三竿之时,喻文州睡饱起床之后,发现这群人还在锲而不舍地等,其表情完美诠释何为目眦欲裂。


郑轩终于饿疯了,崩溃道:“我要饿死了,我先去吃饭然后不叫,你们随便留一个下来陪黄少在这边等,等阴阳蝶来了再去叫我,反正黄少肯定有好多话要说,绝对来得及。”


这个好主意迅速受到了热烈的反响,徐景熙宋晓一众都站起来,准备离开。


而卢瀚文不动如山,在原地全神贯注地盯着阴阳蝶花。


徐景熙俯身戳他一下,问:“瀚文你不和我们一起吗?”


卢瀚文转头朝他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朝气十足地说:“我在这里陪黄少!说起来景熙哥你待会能顺便给我们带点吃的吗?”


猝不及防被可爱暴击的蓝雨奶妈本妈徐景熙:“……”


带!别说带早饭!满汉全席都可以!!!


<<


叶啾啾现在正在苦恼。


他进入落日海下之前是个病死的人,也有名字。但是落日海下的世界与外面相反,所以他现在是个十八岁的少年郎,风华正茂,身体健康。


亡魂在死前倘若有一个强烈的意愿,是不能自由转世投胎的。要么完成执念,要么消磨个几千年时光让其淡去,要么闯轮回。


叶啾啾来到落日海下的时候,人鱼小姐牵着他进入亡灵之境,路上照例问:“你叫什么名字?”


叶啾啾努力回忆了一下,像每一个亡魂一样给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叶……iu什么的吧。”


人鱼小姐姐笑笑,带它穿过由一种叫不出名字的花组成的大门,说:“那以后就叫你叶啾啾啦!”


叶啾啾点头答应,他记得他的名字只有两个字,应该不是这个。但是如果给他字典让他一个一个字找他估计也找不到。他对自己的名字没有什么太大的执念,那么叫叶修叶秋叶幽叶玖还是叶啾啾,都没有关系。


他的执念倒是非常奇怪,就是要弄清楚一个叫“黄少天”的小伙子有没有养阴阳蝶花。


人鱼姐姐们特别喜欢他,给他权限去查落日海的名录,他在档案室里泡了四个月,查清楚了“黄少天”一物既不是亡魂也不是一般生魂,是一只不老不死的光之精灵。

待了四个月总算有了一点收获,他开始了下一步,查没有人鱼知道的“阴阳蝶花”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这次待了六个月,总算在一本来历不明,似乎是一只天使带下来的书里找到了只言片语的记载。


灵鱼和灵鱼花:灵鱼出海化蝶,和灵鱼花一并被生魂称为“阴阳蝶”。

叶啾啾大喜过望,连忙去问人鱼们灵鱼和灵鱼花是个什么玩意。


这下人鱼们倒是都清楚得很,他们表达方式不同,但语言中心一致,统一建议叶啾啾去找养鱼人。


养鱼人的花种在亡灵之境的入口,本人却并不在亡灵之境。他住在离落日海海平面很近的一处礁石上。


叶啾啾离开了亡灵之境——其实也不会怎么样。用了大概一个月,就找到了养鱼人。

养鱼人养的鱼不愧是最神奇的鱼,它们一大一小,大的黑小的白,成对出现。


听叶啾啾说明来意之后,养鱼人终于把自己的目光从叶啾啾的脸上挪开。他问:“你原来叫什么名字?应该不是叶啾啾吧?”


“我不记得了,”叶啾啾朝他摆摆手,“我只记得我原来名字是叶什么什么iu,应该只有两个字。不过既然我不记得了,那叫什么也没关系。你问我这个干什么?”


养鱼人朝他笑笑:“你很像我的一个故友。”

他的眼里流露出几分怀念和淡淡的笑意:“好啦,你不是要弄清楚那个什么‘黄少天’有没有养阴阳蝶吗?”


他招招手,手边立刻游来了两条小鱼,大的白色小的黑色。养鱼人指着那对鱼对叶啾啾介绍:“这是亡魂对生者传递话语的灵鱼,当它们跃出海面,就会变成和其他灵鱼相反的阴阳蝶,将你想说的话传递给他。不过有一点,如果他没有养阴阳蝶花,那只蝴蝶就会变成四片花瓣,然后随风飘散,传达成功的机会就太小啦。”


叶啾啾不以为意:“如果传达不到也没关系啊。大不了去闯轮回,下辈子去找他。”


带有执念的亡魂去轮回往往只有两个结局。有千分之九百九十九的可能性会撞碎灵魂,从此魂飞魄散,还剩下千分之一的可能性投胎成功,但无不寿命极短,活不过二十。

阳间那么大,凭着一个名字或者是一个念头和二十年的时光,能找到什么呢?


养鱼人似有动容:“你知道有执念的亡魂去投胎的下场吗?”

叶啾啾沉默了一下,答道:“知道。”


在准备进入轮回的时候,执念会具象化为锁链,铐住四肢缚住身体,如果还执意向前走,则身受千刀万剐之痛,如处炼狱。如果意志够坚定,便在忍受挫骨之痛的同时从地上拔出锁链,带着他们一同进入轮回。如果有哪怕一份犹豫,便会魂飞魄散,从此世间再无此人,万年轮回就此断绝。


这么多年来,有五千三百二十二道亡魂闯轮回,成功的却仅有三例,而那三例还都是同一个人。那个人的姓名被抹去,据说是三生轮回后执念了解,投了个海人鱼胎享福去了。


典籍上的记载语焉不详,倒是少见。


“那你……”养鱼人面有忧色。


叶啾啾倒是看得开。他逗逗那两条小鱼,漫不经心道:“再说呗。”


他看着海底的月亮,一瞬间仿佛穿越过万年时光,极沧桑而又极从容。


他让小鱼游走,像是自言自语地说:“而且我总觉得还没到时候。”


<<


黄少天眼巴巴地等啊等,从日上三竿等到了日头西沉。阴阳蝶花黑色的两片花瓣都已经焉得打卷了,阴阳蝶依然不见踪影。


黄少天不太想说话,心说不会吧,精灵族那么多史料这个居然是编的吗?


卢瀚文也肉眼可见地失望着,干脆直接躺倒,眯着眼睛往远处看。


一阵微风拂过,实在是催人睡下,卢瀚文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一旁的黄少天却连搞小动作的声音都没有了。


喻文州手里拎着吃的打算给他们送过来,却猝不及防地看见了一只蝴蝶飞来,于是“瀚文”两个字喊完之后就没了下文。


那只蝴蝶蝶翼大小不一,大的黑小的白,是一只阴阳蝶。

可是谁不知道传说中向亡者传递消息的阴阳蝶是白色蝶翼大黑色蝶翼小,与黄少天养的花款式相近?


那只阴阳蝶径直飞过了花,向黄少天飞过来。它有点着急地在黄少天手边打转。

黄少天其实已经懵了,有些糊里糊涂的,但还是顺着自己的猜测抬起了右手。


他看见那只蝴蝶吃力地扑闪着蝶翼,颤巍巍地降落到他手心,向他展示了一个微弱地与奇迹等同的可能性。


蝴蝶周身亮起一层柔光,下一刻,一个声音就在寂静的森林中响起。

那道声音的主人应该很年轻,听起来大约只有十七八岁,但是已经有了黄少天所熟悉的叶修式腔调:


“少天啊,你背着我养阴阳蝶啦?”


卢瀚文迅速睁开眼睛,却看见黄少天眼眶通红甚至有点吓人,眼泪不要钱似的往下掉。


黄少天用力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甚至是有几分虔诚地期待着下一句话。


叶修的话果然还没有结束:“小年轻别因为死不了就把自己照死折腾,你倒没死,我操碎了心。”


“好啦,就说这么多。我去投胎了。有缘的话,下辈子再见吧。”


那层光消退,蝴蝶轻轻扇了扇翅膀,等他说话。


黄少天松了手,张了张嘴,好久发不出声音。


他曾经想过叶修说不定早就投胎去了,养这个花只是期待着一个极小的可能,却没想到叶修成为亡魂进入落日海之后居然真的乖乖等了一年多。他当然知道有执念的亡魂去投胎会有什么下场,他也知道叶修因为什么而产生执念。


为了今天他曾无数次练习要说的话,甚至打了几十分草稿还列了清单,保证事无巨细。


可是他现在嘴巴开合好几次也没找到自己平时的声音,喉咙也酸涩地不行,草稿和清单就在他的口袋里,但是他不想拿。到最后他只能哽咽地,用嘶哑、甚至是难听的声音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叶修……”


所有没有来得及对你说的,所有妄图告诉你的,都在这两个字里了。


最后一缕晚霞行将就木,阴阳蝶振翅而飞,被一阵风不知吹到了何方。


<<


“你要走了。”养鱼人看着叶啾啾。


“嗯,”叶啾啾踏上了通往轮回的独木桥,听到这话回头看了他一眼,说,“谁让你不提醒我落日海下灵鱼要在黄昏的时候放出去。……这个和阳间相反的鬼设定真的是烦死了。”


说话间叶啾啾已经走到了轮回之前,他顿住脚步,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名为“轮回”的东西。


它看起来是一个大光球,然而光芒内蕴,在里面永不停息地流动着,没有一点逸散出来。


叶啾啾似乎是看够了,便一步向前踏去。


他断断续续道:“诚,诚不欺我……还真是……疼啊……”


叶啾啾抬起手准备速战速决拔掉锁链,却感到有什么东西软软地、凉凉的碰在了他手心上。他努力回头一看,发现是今早他放走的那对小鱼。


阳世的话语穿过生与死的间隔戳到他面前,嘶哑难听的声音却为他争取了一线生机。

“……叶修……”


锁链消失,疼痛消散,意识回笼。


他摸了摸小鱼,笑骂道:“混账,果然养了。”


说完魂体居然更加完整,步伐轻快地进入了轮回。


<<


落日海下有一种鱼叫灵鱼,后来改了名字,叫阴阳鱼。


 

End


本文中入水为鱼出水为蝶的灵感来自绘本《柠檬蝶》!!!

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 7 )
热度 ( 76 )

© 青衣入川 | Powered by LOFTER